请务必收藏本站最新地址发布页 www.breidensteindesign.com

首页> >学生校园> >M国留学台湾女友>

首页  »  M国留学台湾女友

 
  我们一开始熟悉彼此,是在一个group work小组作业上。我们被老师指派为一组,要讨论亚洲的新闻审查制度。

  我们各自努力读书查资料然后讨论。配合的不错。经常是在图书馆,面对面坐着,用MSN互相沟通。中午就是三明治。晚上的时候,我会请她去酒吧来一杯。我们的友谊与日俱增。

  我很喜欢听她说的普通话。绵软,湿糯,仿佛随时在跟我撒娇。

  到了课堂讨论时间,她把大陆和台湾截然分开,说大陆是落后的制度而台湾的新闻制度十分先进,很多地方比美国都要自由,有效行使了对政府的监督职能。

  那时候,俺是一个正宗24K爱国热血青年,正期待着早日解放台湾人民,迎接台湾回归祖国大陆呢,怎能容忍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?于是,在课堂上,我们公然争论了起来。结局是我们的小组作业不及格,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一个结论而且互相无法说服。

  冷静下来,我想:我是拿奖学金的啊,一旦不及格,明年的学费哪儿找去?人家可是自费的,不在乎这个。再说了,台湾回归,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,我就是放弃了奖学金,台湾也不会一夜之间回归啊。

  于是,我找到她,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去了酒吧,推心置腹聊了一下,大概意思就是我考虑不周希望她能谅解,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把小组作业完成。她呢,可能也想开了,二人解开芥蒂,相视大笑。

  这才知道,她家是桃园的,但父母离婚了,她跟着母亲搬家到台北。妈妈再嫁,遇人不淑,然后再离婚。现在一个人过。

  自此以后,我们关系突飞猛进。某个周末,我们一起去超市。回来后,她做饭,我负责吃。当然,酒足饭饱,淫欲就来了。

  彼此也都不是小白。彼此还情深意浓。

  进入她的那一刻,我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:

  缘溪行,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次,豁然开朗。

  我喜欢她的叫床。是那种软软的仿佛不堪承受的呻吟。

  我喜欢她的动作。轻轻的缓缓地移动身体,给我发出猛攻或者轻抽的信号。

  第一次,我们就吃到了生命的大河蟹。结合部位响亮的水声,如同在温柔的夜色中,摇着小船,穿过一个柔软的挤压的通道,虽然黑暗,但却倍感兴奋。

  在船过了通道,终于到达重点的时候,船头爆裂开来,向天空射出了灿烂的礼花。

  在礼花缓缓落下的时刻,她用手紧紧抱着我,腿紧紧缠住我的腰。

  我听到了她的满足的呼叫:蓝,我好爱你。

  我们日夜笙歌。在不上课的时候,她都会来到我租的房子里,就穿着一件围裙,给我做饭。往往是饭没做完,爱却先做了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