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务必收藏本站最新地址发布页 www.breidensteindesign.com

首页> >学生校园> >唏嘘校园性生活>

首页  »  唏嘘校园性生活

 
  记忆中第一次野战是和初恋,在学校,毕业班周六补课,我们俩女骚男色,无心听课,找了一个空教室打算亲亲摸摸,结果一个把持不住,就玩起来了。

  校服嘛,其实很好脱,把校服的裤子扒了的时候,我的水已经流了一大片,内裤那边已经湿的透透的。那个时候我十七岁,还比较嫩,也是第一次野战,就很紧张。初恋更紧张,也没戴套,直接就插了。后入,空荡荡的教室,他的喘息声,小逼里的水声,还有大腿与屁股的拍打声,以及我压抑的呻吟声,都非常的清晰。我们搞了也就三五分钟,就听到打下课铃了,特别慌,立刻把衣服穿好了。然后也不敢出去,走廊全是人,我们就蹲在后门底下的小角落,接吻,然后他就开始摸我的胸,揉我的奶子,有点发泄的掐我的奶头。我就不停的喘。等上课铃响了,我俩就偷偷跑回去了,毕竟不敢一直翘课。反正第一次吧,属于没有特别爽,也挺难忘的那种。就是内裤黏腻的感觉实在是不想再尝试。

  第二次还是和初恋,还是在学校,中午午休,我俩就满学校乱窜,后来发现了两个约会圣地,一个是天台电箱后面,一个是连接防空洞的地下室,这两个地方属于常年没人来,来了也好躲避预防的地。

  然后他专门从家里偷了套套,我俩体育课就翘课,然后跑到天台的电箱后面,还是后入,他扒我裤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水都能拉丝了,在太阳底下亮晶晶的,他的鸡巴也超级硬,戴上套就进来了,第一下就横冲直撞,差点没顶飞我,我就“嗯”的叫了一声,然后赶紧捂嘴巴。一开始我俩还挺乖巧的,一直躲在电箱后面,后来胆子大了,就挪到天台的边缘,他就说,你看,有人抬头就知道咱俩在干嘛了!给我刺激的不行,小逼狠狠的夹他的鸡巴,他操的也更用力!

  草了一会他觉得还不过瘾,就把我的校服拉起来,胸罩解开,让我的两个奶在阳光底下晃来晃去,真的,当时有人一抬头,一定能看到我们,不过当时是上课,在外面的人很少,就只有几个工人啊,老师啥的。我被刺激的不行了,就一直求他,他的手本来是抓着我的手的,后来他也受不了了,就扶着我的腰开始加速抽插,我趁机赶紧把衣服放下来,他两只手特别用力的捏着我的屁股,然后一阵冲撞,我觉得自己要被捅到嗓子眼了,直接炸成烟花!

  完事后,又是满腿的水,还好我有先见之明,带了纸巾和湿巾。然后又腻歪了好久才下去。后来这个地方也来过好几次,但是都没有第一次那么刺激了。我感觉我十六七岁的性生活数量和质量都赶得上有些人大半辈子了。

  地下室也是无意发现了,我们俩那段时间基本就是满脑子想着怎么做爱,一有机会就做爱。他比我大一级,所以我十七的时候,他其实都高三了,快毕业了。学习压力非常大,需要活好不粘人的小学妹来解压,那一年我简直他妈的和自慰器一样,随叫随到,予取予求。但是我真的好爽啊,就,非常爽,毕竟他是真的帅,活也是真的好,还帮我写作业。

  然后地下室,是有一个凳子,很方便,我来姨妈,但是他硬啊,我就帮他口,他就是这点很好,每次都会提前洗干净,还会带纸巾带水,我给他口之前还要再次清洁,感觉挺在意我感受的,我当时帮他口,超级疯狂,他自己说感觉被我掏空了。口交的技术,包括深喉,口爆,都是从他这里练习的。因为他有16cm,所以他以后,基本上没有吞不进去的鸡巴。

  我其实很愿意看到男人被口到最后看呻吟甚至求饶的样子,超级超级有成就感。我也是愿意被口爆的,吞精就算了,不是不行,而是不想。所以如果是口射的几乎都是口爆而不是最后用手撸出来,因为那样可以让男人最大化的爽,一动不动的爽到最后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

  我迄今只帮3个男人口爆过,初恋,前任和现任。他们的评价都是,被我口射会让他们非常累,掏空身体的累。我没帮其他人口射过,一个是没兴趣,另外现任也不让,他占有欲有点旺盛,觉得这些独门绝技只能对他用。所以和别人玩,只能随便口两下。最多就是颜射咯,其他不给玩。

  后来初恋去上大学,我就开始和前任玩,等前任和我都上了不同的大学了,我就开始约炮了,结果没约多久就遇到现任,就一直到现在。

  初恋现在也还在联系,也是个老玩咖,一直没结婚,有个女朋友,但是好像性生活不是很和谐的样子。而且我们的城市很近,上大学的时候他就想约我,被现任拒绝了,现在偶尔也撩我,现任不给,怕我俩“旧情复燃”,就,挺可惜的吧,只能当朋友。不过最近听说他也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了,不知道为啥,有点唏嘘。

  【完】